分類
悖論 邏輯

皮諾奇悖論

當木偶奇遇記說“我的鼻子現在長大了”時,木偶奇遇記就出現了,是騙子悖論的一種形式。騙子悖論在哲學和邏輯上被定義為“這句話是錯誤的”陳述。將經典的二進制真值賦給該語句的任何嘗試都會導致矛盾或悖論。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如果語句“此句子為假”為真,則為假;否則為假。從技術上講,這將意味著它是正確的,但也將是錯誤的,以此類推。儘管皮諾奇悖論屬於騙子悖論傳統,但由於它沒有語義謂詞,因此是一種特殊情況,例如“我的句子是錯誤的”。

皮諾奇奧悖論與皮諾奇奧是眾所周知的騙子無關。如果皮諾奇奧說“我生病了”,這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錯誤的,但是皮諾奇奧的句子“我的鼻子現在長大了”既不能是正確的,也可以是錯誤的。因此,只有這句話造就了皮諾曹(騙子)悖論。

歷史
皮諾曹是意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1883年兒童小說《皮諾曹歷險記》的主人公。皮諾奇(Pinocchio)是個動畫木偶,他講的每一個謊言都會因鼻子的進一步長大而受到懲罰。匹諾曹的鼻子長度沒有限制。它隨著他撒謊而增長,並且在某一時刻增長得如此之長,以至於他甚至無法通過“房間的門”來抓住自己的鼻子。

皮諾奇悖論是由11歲的Veronique Eldridge-Smith在2001年2月提出的。Veronique是Peter Eldridge-Smith的女兒,Peter Eldridge-Smith專門研究邏輯和邏輯哲學。彼得·艾德里奇·史密斯(Peter Eldridge-Smith)向維羅尼克(Veronique)和維羅尼克(Veronique)的哥哥解釋了說謊者悖論,並要求孩子們提出自己的著名悖論。幾分鐘後,Veronique建議:“木偶奇遇記說,’我的鼻子會長大’。” 埃爾德里奇·史密斯(Eldridge-Smith)喜歡女兒提出的悖論,並寫了一篇有關該主題的文章。該文章發表在《分析》雜誌上,皮諾奇悖論在互聯網上得到了普及。

悖論
Veronique提出的悖論是“我的鼻子現在長大”,或者以將來時態表示:“將要長大”,為不同的解釋留出了余地。在這本小說中,皮諾曹的鼻子隨著他的躺著而繼續增長:“當他說話時,他的鼻子雖然長了至少兩英寸。” 因此,邏輯學家質疑:“匹諾曹”只會說“我的鼻子會長”這句話嗎?是在他說“我的鼻子會長”之前是在撒謊嗎?還是他會說謊?他的鼻子開始成長?

相同句子“我的鼻子現在正在增長”或“我的鼻子正在增長”的現在時態似乎提供了產生說謊者悖論的更好機會。

句子“我的鼻子長大”可以是對也可以是錯。

假設句子:“我的鼻子現在長大”是對的:

這意味著匹諾曹的鼻子現在長大了,因為他如實說是那樣,但是
皮諾奇的鼻子現在不再增長,因為根據小說,它只有在皮諾奇說謊時才會增長,但隨後
Pinocchio的鼻子現在長大了,因為Pinocchio的鼻子現在不長了,Pinocchio信任地說它現在長了,這是錯誤的,這使得Pinocchio的句子是錯誤的,但是隨後
Pinocchio的鼻子現在不長,因為Pinocchio的鼻子現在長了,Pinocchio信任地說它現在長了,這確實使Pinocchio的句子正確,但是
以此類推。

假設句子:“我的鼻子現在長大”是錯誤的:

這意味著Pinocchio的鼻子現在不會長大,因為他錯誤地說是這樣,但隨後
皮諾奇的鼻子現在長大了,因為根據小說,它只有在皮諾奇說謊時才會長大,但是
Pinocchio的鼻子現在不長,因為Pinocchio的鼻子現在長了,Pinocchio錯誤地說它現在就長了,這是錯誤的,使Pinocchio的句子是正確的,但隨後
匹諾曹的鼻子現在長大了,因為匹諾曹的鼻子現在不長了,而匹諾曹錯誤地說它現在長了,這的確是事實,這使匹諾曹的句子是錯誤的,但是隨後
以此類推。

正如埃爾德里奇·史密斯(Eldridge-Smith)所說,只是為了變得更容易,“匹諾曹的鼻子如果並且只有在不成長的情況下才在增長”,這使皮諾奇奧的句子成為了“騙子的變種”。

Eldridge-Smith認為,由於短語“不是真的”和“正在增長”不是同義詞,因此Pinocchio悖論不是語義悖論:

皮諾曹悖論在某種程度上是對騙子的解決方案的反例,該解決方案會將語義謂詞從對象語言中排除,因為“正在增長”不是語義謂詞。

埃爾德里奇·史密斯(Eldridge-Smith)相信阿爾弗雷德·塔斯基(Alfred Tarski)的理論,在該理論中,他認為應將騙子悖論診斷為僅在“語義上封閉”的語言中出現。通過這種方式,他的意思是一種語言,在該語言中,一個句子可能用相同的語言斷定一個句子的真實性(或虛假性)時,不應將其應用於Pinocchio悖論:

對於任何嚴格或自由的元語言-層次解決方案,皮諾曹悖論提出了一個純粹的邏輯問題。在我們的世界中不會出現木偶奇遇記的情況,因此這不是一個務實的問題。似乎在邏輯上可能存在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上,皮諾奇奧的鼻子會在且只有當他說出不正確的話時才會鼻子增大。但是,不可能有一個邏輯上可能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他做出“我的鼻子在增長”的說法。元語言層次方法無法基於塔斯基(Tarski)的分析來解釋這一點,因此無法解決皮諾奇(Pinocchio)悖論,它是騙子的一種。

埃爾德里奇-史密斯(Eldridge-Smith)在他的下一篇文章“匹諾曹反對辯證主義者”中說:“如果皮諾曹的鼻子長大而不長大,這真是一個矛盾,那麼從形而上來說,這樣的世界是不可能的,而不僅僅是語義上的不可能。” 然後,他提醒讀者,當蘇格拉底(在Buridan的橋上)問他是否可以過橋時,柏拉圖回答說,他只有在“如果你首先說出你說出真相的情況下,才可以過橋”。你講錯話,我會把你扔進水里。” 蘇格拉底回答說:“你要把我扔進水里。” 蘇格拉底的反應是一種詭計,使柏拉圖陷入困境。他不能把蘇格拉底扔進水里,因為這樣做柏拉圖會違反他許諾如果蘇格拉底說出真相就讓他從橋上穿過的承諾。另一方面,如果柏拉圖允許蘇格拉底過橋,那意味著蘇格拉底在回答“你要把我扔進水里”時說了一個不誠實,因此他應該被扔進水中。 。換句話說,蘇格拉底只有當他不能時才可以過橋。

解決方案

將來時
威廉·F·瓦利切拉(William F. Vallicella)承認自己尚未閱讀《分析》(Analysis)上發表的文章,但表示在句子“我的鼻子現在會長”或“現在”的現在時態中,他看不到任何矛盾之處。我的鼻子現在長大了。”

Vallicella認為,將來時態句子不能產生說謊者悖論,因為該句子永遠不能被視為虛假。他用這個例子解釋了自己的觀點:“假設我預測明天早上6點,我的血壓將為125/75,但我的預測卻是錯誤的:第二天早晨我的血壓是135/85。聽到我的預測可能聲稱我說謊,即使我打算欺騙聽眾也撒謊,因為儘管我(實際上是)作出了欺騙意圖的虛假陳述,但我無法確切知道第二天我的血壓會是多少。” 同樣的解釋可以用來解釋木偶奇遇記的句子。即使他的鼻子會長大的預測被證明是錯誤的,也無法聲稱他撒了謊。

如果匹諾曹說“我的鼻子現在長大了”,那麼他要么撒謊要么不撒謊。如果他在撒謊,那麼他在作虛假陳述,這意味著他的鼻子現在不再長大。如果他沒有撒謊,那麼他的陳述是對還是錯,這意味著要么他的鼻子現在長大,要么鼻子現在不長大。因此,要么他的鼻子現在不長,要么鼻子現在就長。但這完全沒有問題。

但是,瓦利切拉的論點可以通過以下方式受到批評:與皮諾曹不同,瓦利切拉的血壓並不能反映他自己陳述的準確性。但是,皮諾奇奧在觀察到他的鼻子只有在他躺著的時候才會長大,因此他會做出歸納推理的陳述,根據他過去的經驗,他認為這是真的。

但是,對瓦利切拉的論點的批評也可以受到挑戰。根據皮諾奇奧自己對何時以及為何鼻子長大的本質的推測,如果皮諾奇奧指的是他事先說過的謊言,那麼“我的鼻子現在長”就只能是“歸納推理”。對皮諾曹來說,“我的鼻子現在長大”是一個陳述,僅表示他之前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因此,由於那個謊言,他的鼻子現在可能會長大。在這種情況下,“我的鼻子現在長大”的說法是一種預測或“受過教育的”猜測,其本質上不能解釋為謊言。因此,他的鼻子現在是否長大完全取決於他在“我的鼻子現在長大”之前所說的話。

運用常識
與許多悖論一樣,應用現實世界的邏輯,單詞或短語的常見含義或對悖論周圍情況的了解,可以提供避免該問題的解決方案。對於這一悖論,可以簡單地提出,皮諾奇奧的鼻子只有在故意不誠實的時候才會長大,因為皮諾奇奧的性質的目的是作為性格的一堂課。例如,匹諾曹的鼻子特性不能用來確定科學理論的有效性,也不能通過讓他提出諸如“隕石將於2022年墜落到地球上”之類的說法來預測未來。由於沒有解決這個悖論的方法,因此他不能故意對結果撒謊。皮諾奇的鼻子不會長大。

分類
認知

融貫論

融貫論或連貫主義(Coherentism)是現代認識論中一些哲學理論的名稱。有兩種不同類型的一致性。一是真理的連貫理論;二是真理的連貫理論。另一種是稱義的一致性理論(也稱為認知一致性理論)。

在哲學上,連貫理論被稱為一種理論,它使與其他事物的連貫性(一種聯繫)成為本質,準則或(在較弱的意義上)表示事物的指示。連貫性的概念通常是模糊的。對於部分一致性,錯誤地強調了一致性的重要性(使用了非矛盾性)。

從更嚴格的意義上講,連貫性不僅要求一致性,而且要求其他句子(稱謂)之間存在派生,稱義和解釋關係。從更嚴格的意義上講,存在不同程度的連貫性。一致的真理分為人類學方法(僅適用於局部網絡)(“鑑於我們對人口的了解,在給定人口樣本中為真”)和根據普遍性(例如分類)判斷的方法套。人類學方法更恰當地屬於真理的對應理論,而普世理論是分析哲學內的一個小發展。

連貫的稱義理論可以解釋為與任何一種連貫的真理理論有關,只有在信念是一個連貫集合的成員時,才將認識論的稱義表徵為一種信念的屬性。相干性與其他稱義理論的區別在於,集合是稱義的主要載體。作為一種認識論理論,相干主義反對教條主義的基礎主義,並且通過堅持定義來反對無窮。它還試圖為困擾對應理論的回歸論證提供解決方案。在認識論的意義上,這是一種關於信念如何可以在理論上證明的理由的理論。

相干主義是關於知識的結構和系統的觀點,或者是關於合理信念的觀點。相干論者的論點通常是根據否定它的相反論而提出的,例如教條主義的基礎主義缺乏證明理論的框架,而函授理論則缺乏普遍性。通過由戴維·K·劉易斯(David K. Lewis)和他的許多世界理論開發的詞彙(儘管在哲學家中很受歡迎),反事實主義已經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普遍性懷疑。在假設的連貫性及其有效實現之間存在許多困難。相干主義至少主張,並非所有知識和合理信念最終都基於非推論知識或合理信念的基礎。為了捍衛這一觀點,他們可能認為連詞(和)更具體,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比析取更合理。在回應了基礎主義之後,相干主義者通常通過用不同的隱喻代替建築物的基礎主義隱喻作為知識結構的模型來正面地表達他們的觀點,例如這種隱喻將我們在海上航行的船舶上的知識建模,必須確保其適航性。修理需要它的任何部分。這個隱喻實現了解釋不連貫問題的目的,這是在數學中首次提出的。相干論者通常認為稱義僅是信念之間某些關係的函數,而這些教義都不是教條主義基礎主義者所維護的特權信念。這樣,普世真理就近在咫尺。

定義
作為一種真理理論,連貫性將真實句子限制為與某些特定句子集合相符的句子。當且僅當某人的信念與他或她的所有或大多數其他(真實)信念一致時,該信念才是真實的。然後說連貫性術語通過某種限定所有真理的概念與真理相關聯,例如絕對性或普遍主義。這些進一步的術語成為真理陳述含義的限定詞,真理陳述則決定了真實信念的含義。通常,一致性是指比單純的一致性更強的東西。通常首選陳述全面且符合Occam剃須刀要求的陳述。

作為原理的說明,如果人們生活在虛擬現實世界中,他們可能會看到樹木中實際上並不存在的鳥。不僅鳥兒不在那兒,樹木也不在那兒。人們可能知道或可能不知道鳥和樹在那兒,但是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之間都有一個連貫性,以在可用經驗中的真實信念來表示。連貫性是一種在避開可能以任何方式錯誤的信念的同時闡釋真相值的方式。來自真理對應理論的更多傳統批評家說,除非內容是無限的,或者除非內容以證明形式存在,否則它不能同時具有內容和證明。這種形式的“現有證據”可能看起來很荒謬,但是相干主義者傾向於認為這是沒有問題的。因此,它屬於有時被認為過於籠統的一組理論,Gabor Forrai稱之為“斑點現實主義”。

對真理的連貫性理論最有名的異議也許是貝特朗·羅素(Bertrand Russell)關於矛盾的論點。羅素堅持認為,信念及其否定將分別與所有信念的完整集合相融合,從而使其內部矛盾。例如,如果某人持有錯誤的信念,我們如何確定該信念是指真實的東西(儘管它是錯誤的),還是正確的信念是真實的(儘管不相信)?因此,連貫性必須依賴於無矛盾或接受有限程度的不連貫性的理論,例如相對論或悖論。連貫性的其他必要標準可能包括普遍性或絕對性,這表明該理論在不使用無窮大概念時仍然是人類學的或不連貫的。

種類
有兩種不同類型的一致性。一是真理的連貫理論;二是真理的連貫理論。另一個是稱義的連貫理論。連貫的真理分為人類學方法(僅適用於局部網絡)(“在給定樣本中,在我們對人口的了解下,是真實的”)和根據普適性(作為範疇集)進行判斷的方法。人類學方法更適合屬於真理的對應理論,而普遍理論則是分析哲學內的一個小發展。僅當該信念是連貫集合的成員時,才能將該信念作為一種屬性。

作為一種認識論的理論,相干主義既反對教條主義的基礎主義,又通過堅持定義來反對無限性。它還試圖為影響對應理論的回歸論證提供解決方案。在認識論的意義上,它是一種關於如何可以通過證明理論為信仰辯護的理論。

歷史
在現代哲學中,真理的連貫性理論由巴魯·斯賓諾莎,伊曼紐爾·康德,約翰·戈特利布·菲希特,約翰·威廉·弗里德里希·施萊格爾,喬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爾和哈羅德·亨利·約阿希姆(為之作了明確的表述)辯護。(但是,斯賓諾莎和康德也被解釋為真理的對應理論的捍衛者。)在當代哲學中,一些認識論者為這一理論做出了重要貢獻和辯護,主要是布蘭德·漢斯(Brand Blanshard)(他們是當代對這一理論的最早描述)。 )和Nicholas Rescher。

在近代現代哲學中,史萊格和黑格爾持有認識論的相干論觀點,但FH Bradley在其著作《邏輯原理》(1883)中提出了辯證相干理論的明確表述。在當代哲學中,幾位認識論學家為認識論的連貫性做出了重要貢獻,主要是AC Ewing(他在當代對這一理論進行了最早的表徵),Brand Blanshard,CI Lewis,Nicholas Rescher,Laurence BonJour,Keith Lehrer和Paul Thagard。奧托·尼拉特(Otto Neurath)有時也被認為是認知的連貫主義者。

方法
連貫性是對知識或合理信念的結構和系統的一種看法。相干論題通常是根據對立論的否定來表述的,例如教條主義的基礎主義,它缺乏證明的理論框架,而函授理論則缺乏普遍性。通過David K. Lewis和他的許多世界理論開發的詞彙,反事實歷史雖然受到哲學家的歡迎,但它卻引起了學者們對普遍真理的極大懷疑。假設的連貫性與實際更新之間存在許多困難。相干論斷言至少並非所有合理的知識和信念最終都基於非推論性知識或合理的信念。為了捍衛這一觀點,他們可以說連詞(Y)更具體,

在回應了基礎主義之後,相干主義者通常通過用不同的隱喻代替建築物的基礎主義作為知識結構模型的隱喻,例如將我們的知識建模為必須航行的海上船舶的隱喻,從而對他們的視野做出積極的描述。確保維修任何需要的零件。這個隱喻的目的是解釋不連貫性的問題,它是在數學中首次提出的,它對道德客觀主義構成了風險。連貫者通常認為稱義僅是信念之間某些關係的函數,而這些關係都不是教條基礎主義者所維護形式的特權信念。這樣,普世真理就更接近了。

真理連貫理論
真理連貫性理論(廣義上)將陳述與其他陳述的連貫性視為陳述的真實性,決定性(或僅是補充性)標准或陳述真相的指示。

在最廣泛的技術意義上,真理的連貫理論是一種使連貫性成為真理標準的真理理論。

如果一個陳述是一個連貫的陳述系統的一部分,則該陳述為真。
它通常被引用為對應理論的對立點,後者將真理定義為知識與現實的“協議”。對應理論是關於與現實的一致性,而一致性理論是關於與其他陳述的一致性。

連貫理論與真理的共識理論有關,它從中被改編。

與連貫性理論相抗爭的是,某些矛盾的句子系統可能具有連貫性。

只要地球與哥白尼世界觀的其他說法沒有矛盾,就可以說地球繞太陽旋轉是正確的。

連貫性作為陳述真實性的標誌是毫無爭議的。

連貫性理論出現在17世紀的理性主義中,以黑格爾和唯心主義為代表,部分甚至有時以邏輯經驗主義為代表。連貫性理論通常伴隨著整體論點。Quine的整體性導致了與對應理論的某種融合。

唯心主義形而上學理論認為,觀點與其創造者之間沒有本體論類型上的差異,而只是心理實體上的差異。因此,唯心主義者必須明顯拒絕真理的對應理論。意見和客體之間的對應關係要求對象側的對象本身不是意見。因此,對於唯心主義理論家來說,加入相干理論的變體是顯而易見的。

連貫理論的經典表述來自約阿希姆(HH Joachim),真理的連貫理論的現代代表包括尼古拉斯·雷舍爾(Nicholas Rescher)(另見:真相)。

稱謂的連貫理論(連貫性)
根據稱謂的連貫性理論(又稱“連貫性”),“一個信念的稱謂包括一種信仰體系中的成員資格,而這些信仰的各個信念之間存在著各種相互稱呼的關係”。

據此,有正當理由意義上的知識不僅基於非推論(經驗)知識或有正當理由的基礎。

相干論者認為,只有通過與其他觀點的關係才能證明觀點是合理的。除了原教旨主義的認識論(一些觀點是獨立於其他觀點的自我證明)之外,相干主義者還拒絕可靠性理論(某些觀點被認為是可靠的意見形成過程的產物)。

稱謂的連貫理論分類
理由一致性理論根據不同的標準分為幾類。

正負連貫理論
許多相干理論家區分正面和負面相干理論。吉爾伯特·哈曼(Gilbert Harman)也將否定相干理論描述為一般基礎理論。

否定的連貫理論被稱為連貫理論,它認為所有信仰都是合理的(表面上的),直到有人反對。Harman將其描述為積極破壞的原則,而Erik J. Olsson將其描述為消極鞏固的原則。

所謂的保守主義原則與否定性連貫理論密切相關。

否定一致性理論的一個問題是,否定一致性理論也證明了占星學和宗教信仰的合理性。哈曼稱此異議為反宗教異議。

另一個異議是偏執狂異議,即具有否定性的連貫理論認為患有偏執狂的人根據其信念是合理的。

積極的連貫性理論稱為連貫性理論,它假設只要沒有任何論據證明定罪是正當的。如果信念減少了信念系統中的缺陷或增加了信念系統的連貫性,則是有道理的。奧爾森談到積極整合。

任意和交際一致性理論
否定相干理論和積極相干理論之間的區別並不完整。也可以從有正當理由和不正當理由的隨機評估開始,並在有人讚成或反對定罪時更正這一評估。這個位置稱為任意相干理論。

父母或科學老師,教科書等所表示的信念也可以被認為是正當的,以便在某些事物支持或反對某種信念時糾正它們。這樣的連貫理論被稱為溝通連貫理論。

計算機模擬表明,從長遠來看,否定性,積極性,任意性和交往性的連貫理論導致了相同的信念體系。

嵌入度的相干理論
在某些連貫理論中,關係連貫性(即,一個信念與一個信念系統的適應程度)是一種漸進的特性。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說的是具有嵌入度的一致性理論。

哈羅德·約阿希姆(Harold H. Joachim)和弗朗西斯·赫伯特·布拉德利(Francis Herbert Bradley)的連貫性理論被看作是稱義的連貫性理論,它們嵌入了連貫性理論。具有嵌入度的較新的一致性理論是Laurence Bonjour,Paul Thagard,Wang,Daniel Schoch和Wiedemann的那些。在約束滿足理論(Thagard,Wang,Schoch,Wiedemann)中,這對應於網絡找到平衡時考慮因素的程度。

加權和非加權相干理論
在大多數理由一致性理論中,一組信念的一致性是由推論(例如,解釋)確定的。如果這些推論在強度上有所區別,就可以說是加權相干理論,否則就是非加權相干理論。加權相干理論的例子有Thagard,Bartelborth,Wang,Schoch和Wiedemann。

毫不妥協和適度的連貫理論
毫不妥協的連貫理論是既不加權也沒有嵌入度的連貫理論。如果連貫理論沒有這兩個性質中的至少一個,那麼就說中度連貫理論。

具有連貫的信念系統
相干信念系統需要幾個條件。UA討論:

聯網程度的條件:推論關係(邏輯和解釋關係)與信念之間的聯繫越多,系統就越緊密。
解釋力的條件:將信念聯繫起來的解釋越好,系統越連貫。
不一致條件:發生的矛盾(邏輯或概率不一致)越少,定罪系統變得越連貫。
子系統條件:信念系統越緊密,它包含的子系統就越少,而它們相互之間的聯繫相對較少。
異常情況:發生的解釋性異常越少,定罪系統變得越連貫
競爭條件:出現的競爭性解釋越少,定罪系統越連貫。
穩定性條件:過去的信念體系越穩定,信念體系越連貫。

連貫性和一致性
通常,特別是對於一致性理論的批評者,一致性和一致性(沒有矛盾)是可以識別的,也就是說,所提到的條件僅要求一致性條件。

但是,約阿希姆(Joachim)和AC尤因(AC Ewing)已經指出,不應混淆連貫性和一致性。

許多看到差異的一致性理論家將一致性視為一致性的必要條件,即 H.在這種觀點下,每個一致的信念系統都是一致的,但並非每個一致的信念系統都是自動一致的。除了Joachim和Ewing B. Stout和Rescher之外,這個職位也是如此。

BonJour已將一致性作為一致性的前提條件,以免使一致性理論變得過於復雜。

伯根已經證明,這種假設對於牛頓對引力定律的研究是不可信的。

此類評論的背景是,包含一些不一致之處的豐富而復雜的理論要比不那麼豐富但始終如一的其他理論更好。

不認為一致性是必要的一致性理論的代表通常認為一致性的信念系統應盡可能一致。

概率不一致是一個特殊的問題。H.信念在邏輯上並不相互矛盾,但其共同有效性極不可能。

Komprehensivität
布拉德利(Bradley)要求廣泛的信念系統優先於較小的信念系統:

“我的結構越高越廣泛,該結構中暗含的任何特定事實或事實集越多,則結構和事實就越確定。”

此屬性稱為複雜性。Ewing將缺乏複雜性描述為

“這樣一個連貫的命題體系總是只涵蓋了現實的非常有限的部分或方面的事實”

Rescher區分兩種形式的複雜性:外部複雜性和內部複雜性。儘管根據Rescher的外部複雜度敏感性是關於盡可能多地包括數據,但是內部複雜度敏感性是關於使系統最大化。

在當前的連貫性理論中,尤其是在遵循Thagard和Verbeurgt約束方法的連貫性理論的情況下,例如在BonJour和Bartelborth的連貫性確定中,複雜性是衍生自其他屬性的屬性,沒有明確要求。

語境
不同的連貫理論家對信念體系分解為幾個獨立部分的含義有很大不同。

布蘭斯哈德(Blanshard)提出了要求,但應注意,因果關係也包括在他的案例中:

“完全連貫的知識將是系統的所有其餘部分都需要並且由所有其他判斷需要的知識。”

Ewing提出的條件要比Blanshard弱,要求完全一致的系統中的每個命題都必須來自系統的其餘部分。

類似地,根據Bosanquet的說法,如果C源自A和B,則係統A,B,C,A源自C和B,B源自C和A。Rescher將此屬性稱為(推論)冗餘的要求。

Ewing和Bosanquet的特徵是具有一個連貫系統的一部分不必再次連貫的特性。

作為一致性的另一個條件,尤因提到一致性系統是一個集合,其元素彼此相關。

劉易斯在確定一致性時可以看到這種情況的具體化,他寫道,當且僅當假設每個語句的前提是真實前提時,每個語句的概率增加時,才將一組語句稱為一致。

奇斯霍爾姆(Chisholm)以非常相似的方式在確定競爭時聲明,當且僅當A是三個或更多命題的集合時,一個命題A才能與S競爭,而每個命題都可能通過其他命題的結合而對S產生競爭。

Hansson / Olsson將此原則稱為剩餘支持原則。

如果其每個命題的真實性使剩餘系統的真實性更有可能出現,Price將系統描述為連貫的。

回歸論點
稱義的連貫理論和基礎主義理論都試圖回答回歸論證,這是認識論中的一個基本問題,如下所述。給定某些陳述P,為P辯護是合理的。如果該辯護採用另一種陳述P’的形式,則可以再次合理地為P’求證,依此類推。此詢問過程可能有三個結果:

該系列是無限長的,每個語句都由其他語句來證明。
該系列形成一個循環,因此每個語句最終都涉及其自身的理由。
該系列以某些必須自我證明的陳述結束。

除非找到一種對無限集建模的方法,否則無限級數似乎無濟於事。這可能需要其他假設。否則,如果不進行廣泛的概括,就不可能檢查每個理由是否令人滿意。

相干主義有時的特徵是接受該系列形成一個循環,但是儘管這會產生一種相干主義的形式,但這並不是該術語的一般含義。那些確實接受循環理論的人有時會爭辯說,用來證明該理論的假設不是考慮前提循環的問題。這將達到避免依賴回歸的典型目的,但可能被認為是邏輯基礎主義的一種形式。但是否則,必須假定一個循環會引發問題,這意味著它沒有提供足夠的邏輯來構成證明。

基礎主義的回應
可能會得出結論,由於某些原因,必須有一些陳述不需要理由。這種觀點稱為基礎主義。例如,笛卡爾(Descartes)和斯賓諾莎(Spinoza)之類的理性主義者開發了公理體系,該體係依賴於不言而喻的陳述:“我認為是我”是最著名的例子。同樣,經驗主義者認為觀察為該系列提供了基礎。

基礎主義依賴於這樣的主張,即沒有必要要求某些命題是正當的,或者它們是自我辯解的。相干主義者認為,這種立場過於教條。換句話說,它沒有提供確定什麼是正確的真實標準。相干論的分析項目然後涉及證明非教義真理的適當標準意味著什麼的過程。作為這種說法的分支,該理論堅持認為為任何陳述要求理由都是合理的。例如,如果有人發表觀察性陳述,例如“正在下雨”,則相干主義者認為,例如詢問這種單純的陳述是否涉及真實事物是合理的。事實證明,這句話是真實的,是關係的擴展模式,我們稱之為辯解。但是,與相對主義者不同,相干主義者認為這些聯繫可能是客觀存在的。相干論認為,教條基礎主義不能提供可能導致實際理解現象的客觀上下文的完整的純關係,因為教條假設不是證明理論的,因此仍然是不連貫的或相對論的。因此,相干主義者認為,達到非相對論的證明理論真理的唯一方法是通過連貫性。相干論認為,教條基礎主義不能提供可能導致實際理解現象的客觀上下文的完整的純關係,因為教條假設不是證明理論的,因此仍然是不連貫的或相對論的。因此,相干主義者認為,達到非相對論的證明理論真理的唯一方法是通過連貫性。相干論認為,教條基礎主義不能提供可能導致實際理解現象的客觀上下文的完整的純關係,因為教條假設不是證明理論的,因此仍然是不連貫的或相對論的。因此,相干主義者認為,達到非相對論的證明理論真理的唯一方法是通過連貫性。

相干主義的回應
相干論否認回歸論證的合理性。回歸論點假設一個命題的證明採取另一種命題的形式:P“證明P’,這又證明P證明是正確的。對於相干性,證明是一個整體過程。對於P是非線性的信念的推論證明。這意味著P”和P’並非在認識論上先於P。相反,認為P”,P’和P共同實現認識論辯護的信念。凱瑟琳·埃爾金(Catherine Elgin)不同地表達了同一觀點,認為信念必須是“相互一致,可支持和相互支持。也就是說,組件必須彼此合理。由於可連接性和支持性都是程度的問題,因此連貫性也是如此。”

連貫性有必要詳細解釋系統連貫意味著什麼。至少,一致性必須包括邏輯一致性。通常還需要對系統的各個組件進行某種程度的集成。包含不止一個對同一現象的不相關解釋的系統不像僅使用一個解釋而其他所有條件都相同的系統那樣連貫。相反,使用不相關的解釋來解釋發散現象的理論並不像僅使用一種解釋來解釋那些發散現象的理論那樣連貫。這些要求是Occam剃須刀的一些變化。使用貝葉斯統計可以更正式地表達相同的觀點。最後,系統解釋的現象越多,其連貫性就越大。

人們理解的連貫理論
1989年,雷德(Read)和米勒(Miller)提請人們注意理解人的連貫理論的可能性。後來Kunda,Thagard,Bartelborth和Scholz處理了這個問題。人的理解的連貫理論的基礎是戴維森的放縱原則,即 H.只有接受他人信仰的連貫性,我們才能理解他人的想法d。H.如果我們假設他們的信念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致和連貫的。

決策一致性理論
Thagard和Millgram將決策視為目標與可能採取的行動之間的一致性問題。Barnes / Thagard將決策的連貫理論擴展到情感決策。赫爾利還為決策的連貫理論做出了貢獻。教師在接受和偏好之間進行了類比,從而隱含地表示了決策的連貫理論。

倫理和道德辯護的連貫理論
由於道德通常與道德決策有關,因此可以在決策的連貫理論的基礎上建立道德理論。

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理論是基於一致性的倫理學理論的一個例子,他的論證是對(假設的)正義原則選擇所涉及的人們進行“反思性均衡”的依據。

概念的連貫理論
Firth是術語一致性理論的創始人。他假設所有術語都以某種方式鏈接在一起,並且只有在我們理解另一個術語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完全理解一個術語。根據Firth的說法,如果引入新術語會對整個概念系統產生影響,則概念意義系統是連貫的。

後來,術語的一致性理論主要由Thagard開發。

Gregory K. Murphy和L. Medin Douglas強調術語的連貫性問題與為什麼某些對象形成術語而其他對像不形成術語的問題密切相關。他們拒絕相似性作為術語相干性的一種度量,因為用一種合適的相似性度量,所有術語彼此相似。對於他們而言,決定性的是使用這些術語的理論的連貫性。例如,對於墨菲(Murphy)和麥丁·道格拉斯(Medin Douglas),“蘋果”或“素數”一詞並不太一致,因為包含該術語的理論並不十分一致。

相干問題
相干性必鬚麵對的一個問題是多重反對。在一致性的定義中,沒有什麼可以使兩組完全不同的信念在內部沒有一致性。因此,可能有幾個這樣的集合。但是,如果人們根據非矛盾原則假設只能存在一套完整的真理,那麼連貫主義就必須在內部通過確定真理的含義來解決這些制度不矛盾的問題。在這一點上,連貫性可能會因為任意選擇真值而採用其教條主義基礎主義的變體而受到指責。相干主義者必須爭辯說,出於可證明的原因,他們的真值不是任意的。

第二個反對意見是有限的問題:在建立普遍性或絕對性的過程中,任意的臨時相對論可以減少對非實體的相對微不足道的陳述。這可能會導致一個完全平坦的真理理論框架,甚至是任意的真理值。相干主義者通常通過採用普遍主義的形而上學條件(有時會導致唯物主義)或通過爭論相對主義是瑣碎的問題來解決這一問題。

但是,形而上學提出了另一個問題,即偷渡論證的問題,可能帶有認識論的含義。但是,一個連貫的人可能會說,如果邏輯的真值條件成立,那麼無論碰巧存在任何其他條件,都不會有問題。因此,重點在於使該理論在集合內有效,並且可以驗證。

許多哲學家對形成連貫性的認知形式的基礎的直覺上的連貫性概念與貝葉斯概率的一些正式結果之間的聯繫提出了關注。這是Luc Bovens和Stephen Hartmann以“不可能”結果的形式以及Erik J. Olsson提出的問題。已嘗試構建有關連貫性直覺的理論說明。

無限回歸問題(在拉丁語中也稱為Diallelus)是一個認識論問題,指出每個命題都需要辯護。例如:我相信明天是星期二。此信念由另外兩個信念證明:

我相信今天是星期一和
星期二在星期一之後。

我對明天是星期二的信念是從另外兩個信念中得出的,因此,只有在這兩個信念都成立的情況下,我對明天是星期二的信念才是合理的。

但是,任何理由也需要理由。這意味著任何命題都可以無限質疑。

對此觀察有三個可能的答案:

基礎主義者:這一系列的信念以特殊的合理信念結束,這些特殊的合理信念被稱為“基本信念”,這些基本信念不歸因於源自其的任何其他信念;
無限主義者:一個信念從一個或多個信念中得出其正當性的一系列關係繼續存在,而沒有結束或自我轉變;
相干主義者:信念集合可以通過在集合中包含先前的信念而自我折疊。

在回歸的論點中,我們注意到兩個論點,尤其是反對相干性的論點。

第一個是反對循環性的指控,這是信念合理性的基礎。在一個封閉的周期中,指責是連貫性證明了循環推理。一個遵循必要條件的連貫主義者將被指控為合理的信念提供必要的循環推理,而那些遵循自給條件的人將被指控為足以使一個合理的信念成為一致性的一部分。但是循環推理是一個認知缺陷,因為它排除了合理的信念。

第二個論點涉及主張一致性是必要的理由。只有通過一系列其他信念,我們最終回到原始信念時,這種信念才是合理的。根據相干論者的推論,這意味著如果信念的支持鏈沒有回到原始的信念,那麼原始的信念就沒有理由。實際上,上述關於明天是星期二的信念本身不能成立,因為它是通過推論得出的其他信念。

反對自給自足
自給自足的連貫性並沒有認識到經驗在證明我們對外界信念的合理性中起任何重要作用,這是因為足以證明我們的信念合理的條件僅限於其他信念。這是拒絕充分性連貫性的原因,有幾種解釋。

一種方法是缺乏與真理的聯繫:由於視覺並沒有給經驗帶來任何重要作用,因此沒有理由期望一個連貫的信念系統能夠準確地反映外部世界。這種攻擊路線通常稱為隔離異議。反對相干主義的第二個論點是,對於每個相干的信念系統,存在多個替代系統,因為它們包括具有不同內容的信念,這些信念在邏輯上是不相容的,並且系統是相同相干的。但是,如果有許多同樣連貫但不兼容的系統,並且如果這些系統中很少有能充分忠實地代表現實的工作,那麼連貫性就不能很好地表明事實。

針對需要
人們有許多合理的信念是非常合理的。因此,如果辯護要求一致性,那麼我們每個人都有一致的信念系統。這在心理上有多現實?

Cherniak(1945-)提出使用真值表來確定138個信念的系統在邏輯上是否一致,但這是一個太長的過程。

但是,連貫性不需要一個人來驗證它在邏輯上是連貫的,甚至不要求一個人能夠對其進行驗證。它僅要求系統在邏輯上保持一致。

反對連貫性,切爾尼亞克很可能暗示我們不會憑藉其一致性來形成或支持我們的信念,因為可以做到的任何認知機制都應該比我們擁有的任何其他機制都強大得多。其次,認為我們經常能夠證明我們的信念是正當的,這是非常合理的。但切爾尼亞克(Cherniak)的觀點表明,如果連貫性是正確的,那麼這通常將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

分類
倫理

關懷倫理

關懷倫理(或稱護理倫理或EoC)是一種規範性的倫理理論,認為道德行為的核心是人際關係,關懷或仁愛是一種美德。護理倫理是最近的一種道德反思,導致英語國家,該領域的方法和研究女性主義者出現。這裡的關懷是根據一種特定的含義使用的,它匯集了一系列豐富的含義,包括關注,關懷,責任,體貼,互助等。簡化起見,關懷更重視彼此相處的觀念和事實。而不是一個反對別人。

EoC是女性主義者在20世紀下半葉提出的一系列規範性倫理理論之一。結果論和道義學的倫理學理論強調了可概括的標準和公正性,而護理倫理學則強調了對個人作出反應的重要性。將軍與個人之間的區別體現在他們不同的道德問題上:“什麼是正義?” 與“如何應對?”。被認為是護理倫理學的奠基人的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批評普遍適用標準的應用“存在道德問題,因為它滋生了道德上的盲目或冷漠”。

與從原則發展而來的抽象正義理論相對,這種倫理也將其核心思想反映在我們的選擇和行動的具體影響上。最初,科爾伯格的同事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批評了勞倫斯·科爾伯格的道德發展規模。在試圖理解為什麼婦女傾向於處於科爾伯格量表的較低階段時,她提出了一種反思,從而導致了護理倫理。

定義
護理指的是旨在維持人們生活和尊嚴的所有基本手勢和用語,而不僅僅是保健。它既涉及個人的安排(關注,關注他人),也涉及護理活動(洗滌,穿衣,安慰等),同時考慮到了幫助的人和獲得幫助的人,以及建立這種關係的社會和經濟背景。

與照護相對應的活動領域顯然不是新事物,但心理學家,社會學家,哲學家或政治學教授的交叉目光將其概念化,並將其在政治世界中推廣是一種較新的現象。關於個人之間存在的相互依存和關懷紐帶的新表述的聲明,提出了一種使社會組織客觀化的新方法。

該理論的一些假設是基本的:

人們被理解為對彼此具有不同程度的依賴性和相互依賴性。
受個人選擇後果影響的其他個人應根據其脆弱性來考慮。
情況細節決定瞭如何維護和促進有關人員的利益。

歷史背景
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和另一種聲音
護理倫理學(EoC)的發起者是美國倫理學家和心理學家Carol Gilligan。吉利根(Gilligan)是發展心理學家勞倫斯·科爾伯格(Lawrence Kohlberg)的學生。與導師的道德發展階段理論相反,吉利根發展了EoC。她認為,用科爾伯格模型衡量進步的結果是,男孩在道德上比女孩更成熟,而且這對成年男人和女人也是如此(儘管在控制教育時沒有性別差異)。吉利根進一步指出,科爾伯格的模型不是道德發展的客觀尺度。吉利根(Gilligan)認為,這是建立在正義和抽象職責或義務基礎上的一種男性道德觀。達娜·沃德(Dana Ward)在一篇似乎從未正式發表過的重要同行評審論文中指出,

吉利根的《不同的聲音》提出了這樣一種觀點,即男人和女人傾向於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道德。她的理論聲稱,女性傾向於對科爾伯格量表所享有的道德觀念強調同理心和同情心。

隨後的研究表明,在偏重於基於護理或基於正義的道德方法上的差異可能是基於性別差異,或者是基於性別當前實際生活狀況的差異。

與傳統道德立場的關係
護理倫理與更廣為人知的倫理模型(例如結果論(例如功利主義)和道義論(例如康德倫理))形成對照,因為它試圖納入傳統女性化的美德和價值觀,而護理倫理的擁護者則認為這種美德和價值觀是不存在的。傳統的道德模式。這些價值之一是關懷和關係在邏輯和理性之上的地位。在護理倫理學中,理性和邏輯服從於自然護理,也就是說,護理是出於偏愛而進行的,這與義務論相反,後者是出於不道德行為而採取的行動。

關懷倫理的道德價值
因此,對招攬倫理的考慮已成為與“關愛社會”以及正式或非正式地滿足他人需要的所有援助和關懷有關的政治立場。他發現,在家中,在社會機構內部或通過市場機制,傳統上與婦女聯繫在一起的是思想,責任,教育關注,同情心,關注他人需求的價值觀。而且負責護理活動的人員可能因其職責而受到需要進行大量運動的遷移(稱為護理流失)的影響。

這種女性主義倫理把對他人的依賴和關心放在道德經驗的中心,而不是自由和超脫。這與康德主義和理性主義的道德觀念背道而馳。個人並不是獨立的實體,而是依靠他人來滿足他們一生的重要需求,即使他們在某些時候(例如嬰儿期或生病時)更加脆弱。護理理論家強調正義和道德的重要性,對受扶養人和弱勢群體的責任以及對他人的關懷(Paperman和Laugier,2011年)。

照料,關注他人,關心的道德價值觀通常在常識中乍一看被認為是特別女性化的。照護倫理批評一種觀念,即通常與女性相關的某些性格特徵對她們而言是自然的:同情,對他人的關心,奉獻,自我健忘。這些性格和態度不是特定於女性的,而是在社會和文化上分佈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關懷倫理可以而且必須涉及每個人,只要每個人都是或可以成為“照料者”即可。在關懷倫理相關的參與者中,我們發現非正式的照顧者(也稱為家庭照顧者或自然照顧者),但也有專業人員。例如,他們是根據受益人與護理提供者,社會援助,教育或治療支持,融合援助,尋求庇護者的接待,兒童福利或提供者之間建立的關係而被考慮的社會或醫學社會領域的專業人員。依賴。

因此,護理倫理可以被理解為護理,注意,護理者與護理者之間的護理,護理者與護理者之間的關係的現象學。這種關係的研究值得從不同的分析角度進行。與招攬道德相關的語料庫涉及哲學,社會學,政治(要設計的社會組織的模型),性別研究,經濟學(例如,關於出售護理服務和為弱勢群體提供幫助的問題)或合作社的問題。在專業和非正式護理人員之間提供家庭幫助)。

主要貢獻者

弗朗西斯卡·坎西安
“我所使用的關懷的定義是:情感和責任感的結合,並伴隨著面對面互動中個體的需要或幸福的行動。

卡羅爾·吉利根
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的書《不同的聲音》(A Different Voice)最初是在女權主義研究領域確立的,旨在解釋男女道德行為之間的經驗差異。“他們更多地投資於將人與人聯繫在一起的護理關係他們對個人建設更感興趣,為競爭提供了更多空間,因此,他們重視那些與他人保持情感距離的規則,這些特徵產生了道德問題的不同解決方案,人們正根據正義規則部署更多中立的解決方案。婦女經歷了責任衝突,她們尋求以更親近的方式解決這些衝突。

瓊·特隆托
對於瓊·特倫托(Joan Tronto)而言,關懷不應僅限於道德態度:它考慮了護理活動的社會意義,但報酬不高且很少考慮,儘管它構成了市場社會的基本要素。在她的《世界脆弱的世界》一書中,她呼籲結束護理行業的危機,這些行業注定會創造越來越多的就業機會。它要求使與護理和護理有關的行為專業化。她說:“照料是負擔”:這種負擔必須由男女共同承擔。對他人的需求做出具體回應並不是特別關注女性的問題,而是提出了一個基本的政治組織問題,涉及到每個人的日常經驗。這種重新定位是例如抗擊艾滋病的患者運動的核心所在,

通過Berenice Fisher,它可以區分擔心某事或某人(關心)照顧某人(照顧)要照顧某人(給予照顧)成為護理(接受護理)的事實。

對她而言,照顧某人意味著需要照顧。因此,關注他人的特定道德品質在於識別他的需求。照顧意味著對必須完成的照顧工作的責任。關懷是一項具體的護理工作,它假定了能力的道德品質,而不是理解為技術能力,而是道德品質。成為護理對像是您所照顧的人的反應。

瓊·特倫托(Joan Tronto)提供了一種真實的政治視野,他建議,從照護理論開始,不應再將世界視為追求理性目標和生活計劃的個體(如自由主義所代表的那樣),而應將其視為一群人們陷入了護理網絡,並致力於滿足其周圍的護理需求。這並不是說所有世俗的活動都是出於照顧,而是為了他人而採取了許多活動。與護理有關的活動與其他活動嵌套在一起,並可能有助於實現其他目的。

1990年,瓊·特倫托(Joan Tronto)在貝倫尼斯·費舍爾(Berenice Fisher)的照護下定義為:“人類活動的特徵,包括我們為維持,繼續或修復我們的世界所做的一切”,以便我們盡可能地生活。這個世界包括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個性,(自我)和我們的環境,我們試圖將它們編織成一個支撐生命的複雜網格。

讓·沃森
讓·沃森(Jean Watson)將照顧或關懷的概念發展為照顧。它指出了這樣一個事實,即照料者在與被見面人完全一致的情況下根據其代表制提供護理,而不是反對。這意味著照顧者對被碰見的人採取同理心的態度。照顧擴展到照顧他人並給予他注意的能力。

SuzanneKérouac在護理角色的定義中說明了此圖:“護士(和護理)的作用是照顧一個與環境不斷互動並擁有健康經歷的人”。

美國作家(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瓊·特倫托(Joan Tronto))的概念起源於哲學家阿拉斯代爾·麥金太爾(Alasdair MacIntyre),至少是隱含的。

應用領域

倫理與政治:關懷在公開辯論中的出現
對於桑德拉·勞吉爾(Sandra Laugier)而言,關懷是一種“普通的政治”,它指的是“一個普通的現實:人們照顧他人,關心他人並因此監督世界的當前運轉這一事實。”關心進入政治世界:“倫理,作為普通的政治”。從這個角度來看,社會學家塞爾吉·格林(SergeGuérin)將關懷與政治生態聯繫起來,因為生態學需要一種關愛人類和地球的實踐。

對瓊·特隆托(Joan Tronto)而言,有必要擴大對護理重要性的認識並使之民主化,這是從廣義和更廣泛地分配護理責任的意義上講的。它本身就是一個政治項目,因為照護人類生活的許多其他方面一樣,受益於最大的成就。由於護理是有益的,因此必須使其民主化。民主化會更好。通過不再只屬於女性倫理,關懷成為一項政治計劃。

但是,婦女在家庭,家庭,社會,醫療,社會和衛生系統中從事護理和社會支持工作的時間所佔的比例要大於男人:

例如,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平均每天有90.7%的女性從事與家務相關的活動,而男性為65.6%。同樣,在INSEE關於阿基坦,布列塔尼,盧瓦爾河沿岸和普瓦圖-夏朗德的家政服務協會的研究中,98%的家政服務員是女性。這些專業人員為家庭,殘疾人和老年人提供幫助,並提供膳食。到2000年12月31日,在同一地區管理成人或殘疾兒童庇護所的協會中,女性工作的比例為67%。仍然在同一地區,在托兒所和日託中心負責兒童工作的工作人員中,婦女佔97%。在布列塔尼國民教育局僱用的僱員中,婦女佔衛生和社會部門(護士,社會工作者等)工作的95.1%。最後,更普遍地,

因此,看來,在就業市場和家庭中,關愛活動實際上實際上仍然是由婦女進行並由婦女負責的。但是,在這裡,我們看到了一場革命,即護理民主化的政治計劃應該通過破壞Caring的活動來完成。換句話說,要從弗朗西斯卡·坎昆(Fransesca Cancian)關於照護的定義(其中包含“情感感覺”和“責任”的概念恰當地表徵表徵要承擔照護責任的女性感覺)的段落中進行過渡,瓊·特倫托(Joan Tronto)(概括為“人類物種”,並描述了一種較無心理的照護過程,更接近於普通政治概念)給出的觀點,必鬚髮生世俗的照護過程。

一旦發生了這種變化,護理就不再被視為一種性別的素質,而是成為在個人之間平均分配的一種傾向,是一種組織社會的方式。對於SergeGuérin而言,關懷是一種積極的女權主義,因為在這個意義上,所有人類都必鬚髮展一種善待他人的方法。對於s’的人。

此外,艾莉·羅素·霍奇希爾(Arlie Russell Hochschild)的工作還確定併計算了全球化交流中的護理轉移。在他的《愛與金》一文中,她描述了南方有多少“護理工人移民”離開家來照顧老北方。

Emmanuel Langlois解釋了自從對艾滋病的歷史進行質疑以來,科學慣例是如何整合同情協議的。“醫療保健市場在兒童早期就很多,依賴(患病和老年人)。”它還指出了一些矛盾。當局可能會將c外包,而專業人員可能會被迫擺脫其道德責任。可能會有一個“陰暗面”:如果照顧成為一種專業技能,那麼對稱地講述苦難就成為被排斥者和處境脆弱者的一種技能。但是,“脆弱性是每個人的特徵,面對苦難和死亡,這是一種基本的平等,它建立了一種道德觀。

照料概念的政治化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即福利國家的團結主要由婦女承擔:這一事實部分是基於重新分配的強制性供款(法國的社會保障)的經濟基礎而建立的:取決於部門。

正念倫理
正念倫理是當代歐洲護理倫理的一種變體,側重於互動和實踐。它指的是美國關於護理倫理的論述,並進一步加以發展。像荷蘭的Zorgethiek,瑞典的Omsorgsetik,法國的éthiquedu care和意大利的etica della cura一樣,德國語言的正念倫理學具有跨學科特徵:正念倫理學在護理科學,教學法,政治學,醫學倫理學,社會科學,社會工作和哲學得到討論和進一步發展。

歐洲對正念倫理學的研究重點不是個人而是互動:正念的實踐是關於溝通和關懷。

照顧倫理作為女性主義倫理
儘管一些女權主義者批評基於護理的倫理道德強化了對“好女人”的傳統刻板印象,但另一些女性主義者卻在關注於護理的女權主義的理論概念下接受了這種範式的一部分。

關注女性的女權主義,也稱為性別女權主義,是女權主義思想的一個分支,主要是由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和內爾·諾丁斯(Nel Noddings)提出的照顧倫理學所知。該理論體係對關愛如何在社會上產生,分配給女性並因此貶值至關重要。“注重護理的女權主義者將婦女的護理能力視為一種人的力量”,這對男性和女性都應該並且應該得到教育和期待。諾丁斯認為,與正義倫理相比,道德關懷有可能成為道德困境的更具體的評估模型。Noddings注重護理的女權主義要求實際應用關係倫理,以關懷倫理為基礎。

照護倫理還是以照護為重點的女權主義理論對產婦倫理的基礎。這些理論認為關懷是一個與道德相關的問題。理論家對社會如何產生關懷勞動的批評,理論家薩拉·魯迪克,弗吉尼亞·赫德和伊娃·費德·基泰建議,應實行關懷,並且在公共和私人領域都應重視護理人員。提議的道德範式轉變鼓舞了這樣一種觀點,即關愛倫理是男人和女人的社會責任。

瓊·特倫托(Joan Tronto)辯稱,“護理倫理”一詞的定義不明確,部分原因是它在道德理論中缺乏核心作用。她認為,考慮到道德哲學與人類善良息息相關,那麼謹慎在這種哲學中似乎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特隆托進一步強調了照料與“自然”之間的聯繫。後一個術語是指在社會和文化上構建的性別角色,其中主要假定照顧是婦女的角色。因此,謹慎失去了在道德理論中扮演中心角色的能力。

特倫托(Tronto)指出,護理有四個道德要素:

專心
注意性對於護理的道德至關重要,因為護理需要承認他人的需求才能做出回應。出現的問題是無知和不專心之間的區別。特隆托就這樣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但是什麼時候愚昧無知就是愚昧無知?
責任
為了照顧,我們必須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與責任的第二種道德要素相關的問題是義務問題。義務通常(如果尚未)與預先建立的社會和文化規範和角色聯繫在一起。特隆托努力就護理倫理區分術語“責任”和“義務”。責任是模棱兩可的,而義務是指應採取行動或作出反應的情況,例如法律合同。這種模糊性允許階級結構和性別角色之間以及在社會結構中扮演的角色之間起伏不定,而這些角色將責任與那些只適合那些角色的人聯繫起來。
權限
提供護理也意味著能力。一個人不能簡單地承認需要照顧,承擔責任,而不能足夠地跟進-因為這種行動將導致不能滿足照顧的需要。
反應性
這是指“受護理者對護理的響應”。特隆託說:“反應能力標誌著照料中的一個重要道德問題:照料的性質,照料與脆弱性和不平等狀況有關”。她進一步辯稱,回應並不等於互惠。相反,這是另一種通過了解處於弱勢地位的人所表達的內容來了解脆弱性和不平等的方法,而不是在類似情況下重新想像自己。

兩種道德理論
卡羅爾·吉利根(Carol Gilligan)在她的著作《另一種聲音》(英語,Engl。in a Different Voice,1982年)中描述了對道德發展的心理學研究的遺漏和錯誤。她介紹了她的研究發現,根據這些發現,大多數女性在面對道德衝突時並未參與男性正義數學。女性測試對像沒有權衡彼此的法律主張,而是希望避免傷害他人和斷開聯繫。對他們而言,照顧他人似乎是他們道德考慮的核心。吉利根稱護理倫理為“典型的女性倫理”。吉利根的概念不同於強調普遍標準和公正性的結果論和道義學倫理學。

在研究中
護理倫理在研究領域中得到了應用。它不是研究“現實”,而是研究各種現實的一種方式。例如,我們可以將醫學的重心從科學和技術知識轉移到更謹慎的技能,但仍然需要學習,智力和創造力,從而將其重點從家庭技術和日常活動轉移到家庭和日常活動。

批評
婦女與男人有不同的道德觀念這一論點曾多次受到批評,包括格特魯德·納納·溫克勒。根據Nunner-Winkler的推理,吉利根(Gilligan)發現的護理倫理僅僅是一種角色倫理,它是基於群體和特定於文化的規範,而不是與普遍發展機制聯繫在一起的。

吉利根的模型經常受到批評,這與她調查的方法論方面有關。除其他外,批評了他們的調查結構和設計不明確,案件數量少,各種研究數據的組合以及訪談的解釋。此外,人們普遍懷疑只有兩種道德觀點,人們只能擁有和使用其中一種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