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倫理

自治

自治(Autonomy)是指對象,個人或系統根​​據自己的規則進行管理的能力。在其他情況下,它是指能夠獨立運行,不受外部控製或沒有外部輸入(材料,能量等)的實體的屬性。

在理想主義哲學中,它是一種將自己理解為自由的本質並能夠從自由中行動的能力。倫理自治的存在也被用作可為個人分配倫理權利的標準。

在發展心理學和道德,政治和生物倫理哲學中,自主權是做出知情且不受強迫的決定的能力。自治組織或機構是獨立的或自治的。自治也可以從人力資源的角度來定義,它表示授予僱員工作中的(相對較高)自由裁量權。在這種情況下,自治通常會提高工作滿意度。自我實現的個體被認為可以自主地執行外部期望。在醫學背景下,尊重患者的個人自主權被視為醫學中許多基本倫理原則之一。

自治與自由
自治面臨著一個人如何對待自己和社會的問題。傳統上,它是在二項式自由-責任制下進行哲學研究的,因此與之相反的是二項式確定性-自由。對自由(或自由意志,在基督教傳統中被稱為自由意志)的分析,從一開始就貫穿了哲學的歷史,在基督教的擴張過程中引入了罪的概念之後,就顯得尤為重要。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在古典時期沒有對自由問題進行過比在晚時期同樣多的分析。

思想史
古典語言學家和哲學家卡爾·馬丁·迪茨(Karl-Martin Dietz)在希臘人和波斯人之間的衝突中具有自治的歷史淵源,特別是考慮到Themistocles的成就。“希羅多德已經宣稱自由人只會遵守法律。而這些法律對於每個人都是相同的。另一方面,東方人則受制於統治者情緒的變化。僅出於這個原因,他們無法獨立思考和行動“最初只與城市和國家有關,個人的自治為隨後的開拓性內部自由埋下了種子。在Sophocles Antigone中,與人有關的自治最古老的表達:Antigone被懲罰。根據您設定的格言,獨立自主地生活。”

社會學自主
在知識社會學中,關於自治邊界的爭論阻止了對除相對自治之外的任何概念的分析,直到在科學和技術研究中創建並發展了自治類型。根據它的說法,科學現有的自治制度是“反思性自治”:科學領域內的參與者和結構能夠翻譯或反映社會和政治領域提出的各種主題,並對研究的主題選擇產生影響項目。

社會學分析和社會干預還廣泛使用了自治的概念,在有限的意義上定義了一個人獨立於社會的能力,而不是社會援助的狀況。第三方和公共機構的份額:老年人,殘疾人,處境不穩定的人的自治權等。

從社會分析的角度來看,“自治”一詞對應於嚴格意義上的自給自足或當前意義上的自我管理能力。因此,當我們談論殘疾人的自主權時,我們反對普遍接受的依賴性觀念。殘疾人可以克服這種依賴,“自食其力”,而無需系統地需要他人的幫助,因此可以自治。無論是否處於殘疾狀態(壓力,疼痛,痛苦,孤獨,抑鬱…),這也適用於有效人員。

區別在於,對於一個有效的人,集體的想像力會自動賦予一個自治權和一個不授予殘疾人的自治權。我們沒有提出一個有效的人的自治權,因為“不言而喻”。但是,除了所有考慮因素和嚴格意義上的考慮之外,沒有人是真正的自治者。人類,卓越的社會,總是需要別人表達自己,認識自己,比較自己,理解自己,認同自己……而被稱為自治者的殘疾人則只有借助“外部幫助”:學到了技術,課程和閱讀材料,只能找到所需信息的地方。

機構自治
機構自治具有作為立法者的能力,能夠植入和追求官方目標。自治機構負責尋找足夠的資源或相應地修改其計劃,方案,課程,職責和服務。但是,這樣做時,他們必須應對可能發生的任何障礙,例如減少開支的社會壓力或社會經濟困難。從立法者的角度來看,要增加機構自主權,必須建立自我管理和機構自治的條件。領導能力的提高和決策責任的重新分配將有利於資源研究。

機構自治經常被看作是自決的代名詞,許多政府擔心它將導致機構進入一個無政府主義或分裂主義的地區。但是,應將自治視為解決自決鬥爭的一種方法。自決是走向獨立的運動,而自治是適應一個國家不同地區/群體的一種方式。機構自治可以分散社會中有關少數民族和種族的衝突。允許團體和機構享有更大的自治權有助於在他們與中央政府之間建立外交關係。

政治自治
用政府的話來說,自治是指自治。自治管轄權的一個例子是美國以前對菲律賓群島的治理。1916年的《菲律賓自治法》為建立自治政府提供了框架,在該政府下,菲律賓人民比以往擁有更廣泛的家庭自治,儘管它為美國保留了某些特權,以保護其主權和利益。其他例子包括前南斯拉夫政府鐵索元帥和索馬里聯邦共和國內的邦特蘭自治區領導的科索沃(科索沃社會主義自治省)。

國家與法律
從法律意義上講,自治是授予協會,房地產,公司的權利,並應在一定範圍內以其自身的規範和規則為指導。

公共行政理論將自治權與國家權力下放的實施區別開來,其形式是以法律形式確保國家行政區域單位代表當地人民行使權利和權力的權利。自行負責確定某些地區局部問題的公共秩序的能力。除了自治(所有行政區域單位的平等)之外,自治還意味著對自治權的承認,以決定某些地區的公共秩序,這可能與其他單位的權利有所不同。行政自治在公共行政和決策領域以及國家(在執行少數民族的特殊權利方面)是卓著的。

在中世紀,最廣泛和最廣泛的自治權很普遍。但是,即使現在,社區,工會,工會,公司在內部,特殊事務和關係中的自治也得到承認。這種自主權確保了他們的自由發展,必要的增長和秩序,對單個成員力量的發展及其整體統一或統一產生了有益的影響。此外,國家可以允許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倖存下來的王朝氏族和地主的自治權,只要它不違背國家製度,並且不脫離家庭機構和家庭的領域。繼承法(家庭法令,大罪案,女兒分居等)。

哲學自主
自治是一個關鍵概念,對哲學的不同領域產生廣泛影響。在形而上學的哲學中,關於自由意志,宿命論,決定論和代理的討論中提到了自治的概念。哲學家伊恩·金在《如何做出正確的決定並始終保持正確》中提出了“自治原則”,他將其定義為“讓人們為自己選擇,除非我們比他們更清楚地了解他們的利益。” 金辯稱,僅僅了解別人的利益還不夠。僅當該人無法在特定問題上了解自己的利益時,才應侵犯其自主權。在道德哲學中,自治是指使自己服從客觀的道德法則。

根據康德
伊曼紐爾·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通過關於當代倫理學的三個主題定義了自治。首先,自治是一個人做出自己的決定的權利,不包括來自他人的任何干擾。其次,自治是通過自己的獨立思想和個人反思做出決策的能力。第三,作為自主生活的理想方式。總而言之,自主權是人所擁有的道德權利,或者是我們為自己思考和做出決定而具有的能力,可以對日常生活中發生的事件提供一定程度的控製或控制。

康德談到自治的背景是關於道德理論的,既要問基礎問題又要問抽象問題。他認為,要有道德,就必須有自治。他將自治分為兩個不同的部分。“自動”可以定義為獨立的否定形式,或者在否定意義上是自由的。這是您自己做出決定的方面。而“ nomos”是一種積極的感覺,一種自由或合法,是您要選擇要遵循的法律。康德自治也提供一種理性自治的感覺,只是意味著一個理性地擁有控制自己生活的動力。理性的自治需要做出自己的決定,但不能單獨孤立地完成。

康德認為,道德是道德主體中這種自治的先決條件(德語:自治),因為道德要求是用絕對命令表達的。如果命令發出獨立於個人意願或興趣的有效命令(會提供服從該命令的理由),則該命令是絕對的。假設命令的有效性,是否可以期望人們遵守命令的原因,是一個事實,即有人希望或對命令的遵守進一步感興趣。“如果您不想被警察攔住,不要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是一種假設性的當務之急。“違反法律是錯誤的,所以不要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是絕對必要的。如果您不在乎是否被警察攔下,則假設的不准在高速公路上行駛的命令對您無效。兩種命令對您都有效。即使自治道德代理人缺乏個人意願或興趣,也可以服從其絕對命令。但是,他們是否會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康德的自治概念常常被誤解,從而遺漏了關於自治主體對道德法則自我服從的重要觀點。人們認為,自治完全被解釋為獨立於個人意願或興趣而服從分類命令的能力,或者更糟的是,自治是獨立於自然慾望或興趣而“服從”分類命令。相反,異質性卻在假想命令中所引用的那種個人動機上起作用。

康德在《道德形而上學基礎》中運用了自治的概念來定義人格和人格尊嚴的概念。康德認為自治和理性是有意義生活的兩個標準。康德會認為沒有這些生活是不值得的。它的生命將等於植物或昆蟲的生命。康德認為,自治是我們對他人的行為負有道德責任的部分原因。憑藉我們的自主權,人類的行為在道義上值得稱讚或應受譴責。諸如植物或動物之類的非自治生物不應該受到指責,因為它們的行為是非自治的。康德在犯罪和懲罰方面的立場受到他對自治的看法的影響。將犯罪分子洗腦或吸毒成犯罪分子將是不道德的,因為這不會尊重他們的自治。必須以尊重他們作為人類的自主權和尊嚴的方式尋求康復。

根據尼采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寫了關於自治和道德鬥爭的文章。在這種意義上,自治被稱為自由自我,包含了自我的多個方面,包括自尊乃至自我愛。這可以解釋為受康德(自尊)和亞里士多德(自愛)的影響。對於尼采來說,重視倫理自治可以解決愛(自我愛)與法律(自我尊重)之間的衝突,然後可以通過自我負責的經驗將其轉化為現實。因為尼采定義了對自己的生活負責的自由意識,所以自由和自我責任感與自主性息息相關。

據伯爵
瑞士哲學家讓·皮亞傑(Jean Piaget,1896-1980年)認為自治來自內部,是“自由決定”的結果。它具有內在價值,自治的道德不僅被接受而且是必須的。當嘗試進行社會交流時,無論為什麼與他人合作,都有自主權是對等,理想和自然的。對於伯爵(Piaget),術語“自治”可用於解釋規則是自行選擇的想法。通過選擇遵循或不遵循哪些規則,我們將反過來確定自己的行為。

伯爵(Piaget)通過在遊戲中和訪談中對兒童進行認知分析來研究兒童的認知發展,並建立(除其他原則外)兒童的道德成熟過程發生在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為異性,第二個階段為自主。

異類推理:規則是客觀且不變的。它們必須是字面的,因為授權機構正在對其進行排序,並且不適合例外或討論。規則的基礎是上級權威(父母,成年人,國家),在任何情況下,它都不應給出實施或實施規則的理由。提供的職責是根據自己給定的。通過認為正確的事情,任何道德動機和情感都是可能的。

自主推理:規則是協議的產物,因此可以修改。它們可能會受到解釋,並可能有例外和異議。規則的基礎是它自己的接受,必須解釋其含義。制裁必須與缺席情況相稱,前提是有時犯罪可以不受懲罰,因此,如果集體犯罪無罪,則是不可接受的。這種情況可能不會判罪。提供的職責是從外部給出的。人們會機械地遵循規則,因為它僅僅是一個規則,還是一種避免懲罰的方式。

根據科爾伯格
美國心理學家勞倫斯·科爾伯格(Lawrence Kohlberg,1927-1987)繼續對伯爵進行研究。他的研究收集了來自不同緯度的信息以消除文化差異,並專注於道德推理,而不是行為或後果。通過與試圖解決“道德困境”的青少年進行訪談,科爾伯格進一步發展了道德發展階段。他們提供的答案可能是兩件事之一。他們要么選擇服從給定的法律,權威人物或某種規則,要么選擇採取符合人類需求的行動,但又違反了該給定的規則或命令。

最受歡迎的道德困境涉及一名因特殊類型的癌症而快要死亡的男人的妻子。因為這種藥物太貴了,無法靠自己獲得,而且因為發現和出售該藥物的藥劑師對他沒有同情心,只想獲利,所以他偷了它。科爾伯格問這些青春期和十幾歲的男孩(10歲,13歲和16歲)是否認為丈夫應該這樣做。因此,根據他們的決定,他們就更深層次的理論和思想向科爾伯格提供了答案,並確定了他們認為重要的內容。然後,這一價值決定了他們道德推理的“結構”。

科爾伯格確立了道德的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又分為兩個層次。它們是漸進式的,也就是說,級別越高表示自主性越強。

級別1:道德前/常規道德:是否達到標準(取決於享樂主義或身體後果)。
[階段0:以自我為中心的判斷:沒有獨立於個人意願的道德觀念,包括缺乏規則或義務的觀念。]
階段1:懲罰-服從傾向:遵守規則只是為了避免懲罰。身體後果決定了好壞,毫無疑問,權力被無視人類或道德價值或這些後果的含義。關注自我。
第二階段:工具相對主義者取向:道德是個人主義和自我中心的。存在利益交換,但總是在滿足個人需求的角度出發。存在公平和互惠的要素,但這些要素是以務實的方式解釋的,而不是感恩或正義的經歷。本質上以自我為中心,但開始融入從他人的角度看事物的能力。

級別2:常規道德/角色整合:根據社會的既定慣例遵守規則。
第3階段:良好的男孩至女孩定位:道德是根據刻板印象的社會角色構想的。遵守規則以取得直屬小組的認可,並根據會取悅他人或給人以好人的印象來判斷正確的行動。根據意圖評估行動。
階段4:法律和秩序導向:道德是根據系統的權威或社會秩序的需要進行判斷的。優先考慮法律和秩序。

級別3:後常規道德/自我接受的道德原則:內部道德行為標準。道德受到理性判斷的支配,這種理性判斷源自對傳統建立的社會內部個人價值認識的有意識反思。
階段5:社會契約取向:法律已將個人權利和標準確立為基本的普遍價值觀念。規則是通過程序達成共識的,社會通過批判性審查達成共識,以造福更大的利益。
階段6:通用原則取向:除了社會規則和慣例外,還遵循抽象的道德原則在個人層面上。公正,互惠,平等和人的尊嚴的普遍原則已被內在化,如果不履行這些理想,就會產生內或自責。

兒童發展
童年和青春期的自主權是一個人要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獨立的,自我管理的個體的感覺。在1-3歲之間,在埃里克森(Erikson)和弗洛伊德(Freud)發展的第二階段,發生的社會心理危機是自主與恥辱和懷疑。在此階段發生的重大事件是孩子必須學會自主,否則,可能會導致孩子懷疑自己的能力並感到as愧。當孩子變得自主時,它使他們能夠探索和掌握新技能。

自治有兩個重要方面,其中有一個情感成分,其中一個人更多地依賴自己而不是父母,另一個是行為成分,後者通過使用他們的判斷獨立地做出決定。兒童撫養方式會影響兒童自主能力的發展。權威的子女養育是最成功的方法,父母在其中進行與其年齡和能力相稱的自主權授予。青春期的自主權與他們對身份的追求密切相關。在青春期,父母和同伴會發揮影響力。青春期早期的同伴影響力可能會幫助青少年逐漸不受父母或同伴的影響而逐漸變得更加自主。

控制論
當談到人體,公司或系統中的自治時,應該理解,自治,部分或某項功能本身是對其調節的責任。這個概念可以翻譯為“法律的自我執行”。

技術自主
對於設備或機器,自主權是指在不依賴資源的情況下,可以通過使用自己的能源或使用從自然環境中提取的能量(能源太陽能)來利用其儲備和自身能力運行的時間。外部能源(通過電網充電或加油)。這裡所說的臨時自給是更正確的,只要機器在一定時間內可以自給自足(這是自給自足的定義),但不能根據自己定義的規則來管理自己。

宗教自治
在基督教中,自治體現為各級教會行政管理的部分自治。在基督教的歷史上,自治有兩種基本類型。一些重要的教區和寺院已獲得特殊的自治權利和特權,最著名的寺院自治例子是希臘阿索斯山上著名的東正教修道院社區。另一方面,整個教會省的行政自治在整個歷史上都包括了不同程度的內部自治。

在東正教教會的教會生態學中,自治與自尊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因為自尊教會具有完全的自治和獨立性,而每個自治教會都受制於具有一定程度的內部自治的自尊教會。由於每個自治教堂都有其實現教會自治的歷史路徑,因此各個自治教堂在其特定的自治程度方面存在顯著差異。例如,自治教會可以由其主教的族長任命或確認其最高級別的主教,例如大主教或大主教,但總的來說,他們在許多其他教會中仍保持自治尊重。

在西方基督教的歷史上,教會自治的問題也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尤其是在基督教的第一個世紀期間,因為西歐的許多大主教和大都會經常反對羅馬教會的集中化傾向。截至2019年,天主教會由24個與教廷共融的自治教堂組成。新教教會的各種派別通常具有更多的權力下放,而教會可能是自治的,因此在國家,地方甚至個人的層面上都有自己的政府規則或法律。

薩特帶來了笛卡爾神完全自由和自治的概念。他指出,存在先於本質,而上帝是本質,永恆真理和神聖旨意的創造者。上帝的這種純粹的自由與人類的自由和自治有關。一個人沒有預先存在的思想和價值觀的地方。

根據第一項修正案,在美利堅合眾國,聯邦政府在建立國家教堂方面受到限制。這是因為第一個修正案承認人們有權根據自己的信仰來崇拜自己的信仰。例如,由於教堂在政治上的歷史影響和公眾的權威,美國政府已將教堂從“授權範圍”中移除。這是解散過程的開始。美國的新教教會在19世紀組織學校,醫院,孤兒院,大學,雜誌等的建立時,對美國文化產生了重大影響。然而,這提出了著名的,教會和國家分離的誤解。

取消過程
最初的瓦解始於引入權利法案。在20世紀,由於1930年代的大蕭條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美國教堂得以復興。特別是新教教堂。這是第二次瓦解的開始,當時教堂再次流行,但沒有立法權。教堂之所以受到人們的歡迎和歡迎,原因之一是嬰兒潮,當時士兵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回來並建立了家庭。大量的新生兒湧入教會,引起了新的追隨者浪潮。但是,這些追隨者的信仰與父母不同,因此引發了1960年代的政治和宗教革命。

在1960年代,宗教和文化中間派的崩潰帶來了第三次破壞。宗教對個人變得越來越重要,而對社區則變得不那麼重要。由於缺乏結構性約束,這些革命帶來的變化極大地提高了個人的個人自主權,從而給他們增加了選擇的自由。這個概念被稱為“新自願主義”,其中個人可以自由選擇如何信仰宗教,可以自由選擇是否信仰宗教。

醫學自主
在醫學背景下,尊重患者的個人自主權被視為醫學中許多基本倫理原則之一。自治可以定義為個人做出自己的決定的能力。對自治的信仰是知情同意和共同決策概念的核心前提。這個想法雖然被認為對當今醫學實踐至關重要,但在過去50年中得到了發展。根據湯姆·博尚(Tom Beauchamp)和詹姆士·柴德雷斯(James Childress)的說法(在《生物醫學倫理學原理》中),紐倫堡的試驗詳細描述了令人震驚的剝削性醫學“實驗”,侵犯了受試者的身體完整性和人身自主權。這些事件促使人們呼籲在醫學研究中採取保障措施,例如紐倫堡法典,該法典強調了自願參與醫學研究的重要性。人們認為,《紐倫堡守則》是當前許多有關研究倫理的文件的前提。

尊重自主權已納入醫療保健,並且可以允許患者對他們所接受的醫療保健服務做出個人決定。值得注意的是,自治有幾個方面以及影響醫療保健運作的挑戰。處理患者的方式可能會破壞或支持患者的自主權,因此,與患者進行溝通的方式變得至關重要。需要明確定義患者與醫療保健從業者之間的良好關係,以確保尊重患者的自主權。就像在其他生活中一樣,患者也不想受到他人的控制。強調尊重患者自主權的舉措源於針對自主權指出的脆弱性。

但是,自治不僅適用於研究環境。衛生保健系統的用戶有權在尊重自己的自主權的情況下受到治療,而不是由醫生主導。這被稱為家長制。家長式服務對患者總體而言是有益的,但這很容易乾擾自主性。通過這種治療關係,服務對象與醫生之間進行深思熟慮的對話可能會為服務對象帶來更好的結果,因為他或她更多地參與了決策制定。

自治有許多不同的定義,其中許多將個人置於社會環境中。另請參見:關係自主,這表示一個人是通過與他人的關係來定義的;“支持自主性”,它表示在特定情況下,可能有必要在短期內暫時損害該人的自主性,以保持他們的自主權是長期的。自治的其他定義將人視為一個封閉的自給自足的人,其權利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受到損害。

關於現代醫療體係是否應該轉向更大的患者自主權或更家長式的治療方法,也存在不同的看法。例如,有這樣的論點表明,目前實行的患者自主權受到諸如對治療的誤解和文化差異之類的缺陷的困擾,並且鑑於其專業知識,醫療保健系統應該從醫生的角度轉向更大的家長式作風。另一方面,其他方法表明,僅需要增加患者與醫療從業人員之間的關係理解,以改善患者的自主權。

戴夫·德·布朗卡特(Dave de Bronkart)提出了一種支持更大的患者自主權及其益處的論點,他認為,在技術進步的時代,患者能夠在家中進行許多醫學研究。根據德布隆卡特(de Bronkart)的說法,這有助於促進患者和醫生在醫院就診期間的更好的討論,最終減輕了醫生的工作量。deBronkart認為,這可以增強患者的權能並提供更具教育意義的醫療保健系統。與這種觀點相反,有時將技術進步視為促進患者自主權的不利方式。例如,Greaney等人提出了越來越普遍的自測醫學程序。

但是,增加患者的自主權可能不會促進對患者最有利的治療。在這種觀點下,與德布朗卡特相反,目前對患者自主權的看法過度推銷了個人自主權的益處,並且不是治療患者的最合適方法。取而代之的是,應該實行一種更具包容性的自治形式,即關係自治,這種關係應考慮到那些與患者以及醫生關係密切的人。這些不同的自治概念可能會很麻煩,因為代理醫師面臨著決定他/她將在其臨床實踐中實施哪種概念的麻煩。

自主權各不相同,一些患者在面對緊急情況時尤其會感到不堪重負。在急診室的情況下可能會出現問題,因為那裡可能沒有時間考慮患者自主性的原則。當時間很緊迫且患者意識可能受到限制時,在這些情況下會面臨各種道德挑戰。但是,在可能會損害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在職醫生會評估每個個案,以做出最專業,最合乎道德的決定。例如,據信在這種情況下神經外科醫生通常應盡其所能尊重患者的自主權。

在患者無法做出自主決策的情況下,神經外科醫生應與替代決策者進行討論,以協助決策過程。通常認為,只有在神經外科醫生及其團隊使患者無權做出自主決定的情況下,在未經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對患者進行手術才是合乎道德的。如果患者能夠做出自主決定,那麼這些情況通常在道德上就不會那麼費勁,因為通常會尊重該決定。

重要的是要注意,並不是每個患者都有能力做出自主決定。例如,一個普遍提出的問題是兒童應在多大年齡做出治療決定。隨著兒童成長的不同,會出現這個問題,因此很難確定兒童應該變得更加自主的標準年齡。那些無法做出決定的人對醫生提出了挑戰,因為很難確定患者做出決定的能力。有人說,在醫療保健中強調自主權已經損害了醫療保健從業人員在必要時改善患者健康的做法。

這種情況導致患者與衛生保健從業者之間的關係緊張。這是因為,儘管醫生想防止患者遭受痛苦,但他或她仍然必須尊重自主權。受益原則是允許醫生在實踐中以負責任的方式行事並符合患者的最大利益的原則,這可能涉及忽視自主權。然而,患者與醫生之間的鴻溝導致了問題,因為在其他情況下,患者抱怨沒有被充分告知。

知情同意的七個要素(由Beauchamp和Childress定義)包括閾值要素(能力和自願性),信息要素(公開,推薦和理解)和同意要素(決策和授權)。一些哲學家,例如哈里·法蘭克福(Harry Frankfurt),認為Beauchamp和Childress標準不夠。他們聲稱,只有在有意識地採取行動時,如果一項行動涉及行使形成有關慾望的更高階價值的能力,那麼該行動才可以被認為是自主的。這意味著患者可能會了解自己的情況和選擇,但不會保持自主,除非患者能夠就選擇他們不會自主行動的治療方案的原因形成價值判斷。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政府可能有權暫時凌駕身體健全權,以維護人的生命和福祉。可以使用“支持的自主權”的原則來描述這種行為,“支持的自主權”是為了描述心理健康中的獨特情況而開發的(例如,強迫死於飲食失調性神經性厭食症的人或臨時治療者)患有抗精神病藥物的精神病患者)。儘管存在爭議,但支持自治的原則與政府保護其公民生命和自由的作用相吻合。Terrence F. Ackerman強調了這些情況下的問題,

自1960年代以來,人們一直在嘗試提高患者的自主權,包括要求醫師在醫學院就讀生物倫理學課程。儘管為促進患者自主權做出了大規模承諾,但在發達國家,公眾仍然不信任醫學。奧諾拉·奧尼爾(Onora O’Neill)將這種缺乏信任歸因於醫療機構和專業人士,他們採取的措施有益於自己,而不是患者。奧尼爾聲稱,這種對促進自主權的關注已經損害了醫療資源分配和公共衛生等問題。ķ

一種增加患者自主權的建議是通過使用支持人員。支持人員的使用,包括醫學助理,醫師助理,執業護士,護士和其他可促進患者興趣和改善患者護理的人員。護士尤其可以了解患者的信念和價值觀,以增加知情同意,並可能通過邏輯和理由說服患者接受某種治療計劃。這將促進自治和慈善,同時保持醫師的完整性。此外,漢弗萊(Humphreys)斷言,護士應在其執業範圍內具有專業自主權(35-37)。漢弗萊斯認為,如果護士更多地行使其職業自主權,那麼患者的自主權將會增加(35-37)。

教育自主
教育和社會化的目的是使青少年擺脫父母的束縛,從而過上獨立和自由的生活。這個目標不一定必須實現。相反,可以對教育過程進行結構設計,以使其(很大程度上)無法實現目標。P.Köck和H. Ott強調“自主教育”旨在“使孩子擺脫社會影響”。父母的唯一功能是使“負面環境影響”遠離孩子。後者是事實的狹view觀點,認為必須首先實現對父母的自治。

年輕人缺乏自主權可能是由於與父母之間的(先前)關係問題。
也可能是由於情境基本上阻礙或阻止了自治。這也可能包括社會約束或限制(經濟狀況,緊急情況等)。局勢對個人的(心理)壓力會使自治變得困難或不可能。
(受過教育的人)缺乏技能也可能導致不希望或不尋求自治的事實。(例如,對父母的依賴可能比自僱更方便,因為這需要最後的智力和情感儲備。)
社會和政治責任與一個社會團體或社會成員有機會自主行動的事實有關。

由於這些原因,育兒過程不斷提出一個問題,即哪種育兒方法可以促進自主性人格的形成。這必須是參與教育過程的人們的中心問題之一。

人們普遍認為,過於僵化的轉向方法不適合在養育中使用,儘管細節在於魔鬼:在養育過程中需要多少控制?在自治方面可以實施多少指導?z有多少獨立性(自治)。B.是否可以接受?

另一方面,很明顯,教育中的極端嚴格性和獨立性造成了妨礙自治的出現的依賴性。

最終,教育學意義上的自治只能由那些想要或想要的人發展或爭取。在這方面,個人自身的動力(發展心理學和R. Oerter,L。Montada,2002)在實現自主性方面起著重要作用。沒有強烈自治能力的兒童或青少年可能會很難從父母那裡解放出來。

即使是最負責任的教育者,也會與學生的自主權有模棱兩可的關係,因為可以將青少年的事實自主權從情感上評估為損失,並將其合理地評估為對兒童的風險,除了兒童最初經歷自主權或可以向青少年投降

國際人權法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人權的呼聲不斷高漲。自治作為基本人權,是與自由一起在這些層次的開始構建的基礎。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在第22條中提到了自治或受法律保護的個人自決權。

諸如《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之類的文件在人權方面重申了國際法,因為這些法律已經存在,但它也有責任確保在自治,文化和廉正方面強調法律土地權利是在土著背景下通過特別注意其歷史和當代事件來製定的

《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第三條也通過國際法,通過其第三條為土著人民提供人權,賦予他們自決權,意味著他們擁有選擇政治地位的所有自由,並且有能力通過發展社會經濟來改善其經濟社會和文化地位。這方面的另一個例子是同一文件的第4條,該條在涉及內政或地方事務時賦予了他們自治權,以及他們如何籌集資金以能夠自我管理自己。

國家的少數民族也受到國際法的保護;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七條通過允許這些人能夠享受自己的文化或使用其語言來做到這一點。根據該文件,以這種方式出現的少數民族是來自種族宗教或語言群體的人。

歐洲人權法院是代表歐洲人權公約成立的國際法院。但是,關於自主權,當涉及個人權利時,他們沒有明確聲明。當前的第8條已修正為當Pretty訴聯合國一案(2002年涉及協助自殺)時,自治被視為法律上的合法權利。在這裡,自治得以顯著體現,並且其在法律中的影響力也得到了標記,這使其成為判例法起源於歐洲人權法院的法律先例的基礎

《日惹原則》是一部在國際人權法中沒有約束力的文件,認為“自決”是指在包括知情同意,性權利和生殖權利在內的個人事務上具有自主權的意思,是個人自定義或性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身份,並拒絕接受任何醫療程序作為合法承認變性人性別身份的要求。如果國際社會最終在條約中接受,這將使這些觀念在法律上成為人權。《殘疾人權利公約》也將自主權定義為殘疾人的權利原則,包括“自主選擇的自由和人的獨立性”。

青少年自主文化
大衛·吉爾斯(David C. Giles)和約翰·馬爾特比(John Maltby)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除去年齡影響因素後,高度的情感自主性是名人興趣的重要預測指標,並且對同伴的依戀程度較高,對父母的依戀程度較低。人們發現,對名人強烈的個人興趣與低水平的親密感和安全感有關。此外,結果表明,在從父母依戀發展的過程中,有第二組假朋友的成年人通常只專注於一個特定的名人,這可能是由於難以進行這種過渡。

多種用途
在計算中,自治外圍設備是可以在計算機關閉時使用的外圍設備。
在心理學的自決理論中,自治是指“自治支持與控制”,“假設自治支持的社會環境傾向於促進自我決定的動機,健康的發展和最佳的機能。”
在數學分析中,如果常微分方程與時間無關,則稱其為自治的。
在語言學中,一種自主語言是一種獨立於其他語言的語言,例如,具有一種標準變體,語法書籍,詞典或文學作品等。
在機器人技術中,“自主權意味著控制的獨立性。這種特徵意味著,自主權是兩個主體之間的關係的屬性(對於機器人而言,是設計者與自主機器人之間關係的屬性。發展和進化增加了代理人的自治程度。”,Rolf Pfeifer說道。
在太空飛行中,自主權也可以指在沒有地面控制器控制的情況下執行的載人飛行任務。
在經濟學中,自主消費是指收入水平為零時的消費支出,從而使支出按照收入自主。
在政治上,自治領土是希望保留領土完整,以反對民族或土著人民對自決或獨立(主權)的要求。
在反建制活動主義中,自治空間是非政府社會中心或自由空間(用於社區交互)的另一個名稱。
在社會心理學中,自主性是一種人格特質,其特徵是著重於個人成就,獨立性和對孤獨的偏愛,通常被稱為與社會嗜好相反。

自治的局限性
自治可以受到限制。例如,儘管存在嵌套,但民間社會組織可以實現一定程度的自治,儘管它們嵌套在正式的官僚和行政體制之內(相對於之)。因此,社區合作夥伴可以假定捕獲和自治的混合性(或相互性)是相當細微的。

半自治
術語半自治(以半/前綴“ half”開頭)表示部分自治或有限自治。作為相對術語,與其他完全自治的實體或過程相比,它通常適用於受到實質性或功能性限制的各種半自治實體或過程。

擬自治
術語“準自治”(以“準” /“類似”或“出現”前綴表示)是正式獲得或宣布的,但在功能上受限製或約束的自治。作為描述性術語,它通常適用於各種準自治的實體或過程,這些實體或過程被正式指定或標記為自治的,但實際上仍然在功能上受某些其他實體或過程的依賴或影響。在準自治的非政府組織的通用名稱中可以看到此類術語的使用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