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倫理

平等主義

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是政治哲學中的一種思想流派,它是建立在社會平等概念之上的,並為所有人提供了優先地位。平等主義學說的普遍特徵是,所有人的基本價值或道德地位都是平等的。平等主義是一個國家的所有公民應享有完全平等權利的學說。

平等主義一詞在現代英語中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定義:作為一種政治學說,應將所有人視為平等並享有相同的政治,經濟,社會和公民權利,或者作為一種提倡消除人們之間經濟不平等的社會哲學。 ,經濟平均主義或權力下放。一些資料將平等主義定義為反映人類自然狀態的平等。

形式
一些特別關注的平等主義問題包括共產主義,法律平等主義,運氣平等主義,政治平等主義,性別平等主義,種族平等,結果平等和基督教平等主義。平等主義的常見形式包括政治和哲學。

法律平均主義
一個論點是,自由主義通過提供製定公共政策的框架和為個人實現公民權利的正確條件,為民主社會提供了進行公民改革的手段。

人平等
1689年的《英國人權法案》和美國憲法僅使用涉及基本權利和責任的實際用語一詞,但(a)《英國人權法案》中關於叛國罪審判中提到的男性;(b)《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中的國會代表比例規則。

與《憲法》的其餘部分一樣,《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的執行語言使用“人”一詞,其中規定:“任何國家也不得在沒有正當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也不否認給在其管轄範圍內的任何人以法律的平等保護”。

男女在權利和責任方面的平等

這種形式的一個例子是2014年的《突尼斯憲法》,其中規定“男女在權利和義務上應平等”。

性別平等
法國大革命期間曾使用過“Liberté,égalité,fraternité”的格言,至今仍被用作法國政府的官方格言。1789年的《人的權利》和《法國公民憲法》也以此為基礎,確立了人類平等的權利。

美國的《獨立宣言》就是主張男子平等的一個例子,因為“所有人都平等”,而男子和男子的用語是指男人和女人,即人類。約翰·洛克有時被認為是這種形式的創始人。

美國許多州憲法還使用了人類語言的權利,而不是人的權利,因為名詞“ man”一直是男人和女人的指稱和包含。

女權主義是平等主義哲學的主要特色,是平等主義哲學。但是,女權主義與均等主義也有不同之處,它也作為政治和社會運動而存在。

社會平均主義
在文化層面上,過去200年來,均等主義理論得到了成熟和接受。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無政府主義,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左派自由主義和進步主義等廣泛的平均主義哲學中,其中一些提出了經濟平均主義。但是,這些想法中的任何一個是否已經在實踐中得到了有效實施仍然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反平等主義或精英主義是對平等主義的反對。

經濟
所謂的結果經濟平均主義的平等的一個非常早期的例子是中國的農業哲學,認為一個國家的經濟政策必須建立在平等的自給自足的基礎上。

在社會主義中,生產資料的社會所有權有時被認為是經濟平均主義的一種形式,因為在以社會所有權為特徵的經濟中,工業產生的剩餘產品將累積到整個人口中,而不是一類私人擁有者,從而賦予每個人更大的自主權,並使彼此之間的關係更加平等。儘管經濟學家卡爾·馬克思有時會被誤認為是平等主義者,但馬克思卻完全避開了關於道德原則的規範理論。但是,馬克思確實有關於特定經濟體系的道德原則演變的理論。

美國經濟學家約翰·羅默(John Roemer)提出了平等的新觀點及其與社會主義的關係。羅默(Roemer)試圖重新制定馬克思主義的分析方法,以適應分配正義的規範性原則,從而將社會主義的論點從純粹的技術和唯物主義理由轉變為分配正義之一。羅默認為,按照分配正義的原則,以個人補償與生產中所消耗的勞動價值成正比的原則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傳統定義是不充分的。羅默認為,平等主義者必須拒絕社會主義的傳統定義,以實現平等。

平等主義與非人類動物
許多哲學家,包括英格瑪·佩爾森(Ingmar Persson),彼得·瓦倫泰因(Peter Vallentyne),尼爾斯·霍爾圖格(Nils Holtug),卡蒂亞·法里亞(Catia Faria)和劉易斯·貢佩茨(Lewis Gompertz),都認為平等主義意味著也必須考慮非人類動物的利益。哲學家奧斯卡·奧爾塔(Oscar Horta)進一步指出,“ 半殖民主義意味著拒絕物種主義,在實踐中,它規定不再開採非人類動物”,我們應該援助遭受自然災害的動物。此外,霍塔認為,“由於[非人類動物]比人類處境更糟,所以平均主義規定優先考慮非人類動物的利益”。

宗教和精神平均主義

伊斯蘭教
古蘭經說:“人類,確實,我們是由男性和女性創造的,並使你們的人民和部落彼此認識。確實,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高貴的是你們中最正義的。 ,真主是認識和相識的”。穆罕默德回應了這些平等主義的情緒,這些情緒與前伊斯蘭文化的習俗相抵觸。伊斯梅爾·波納瓦拉(Ismail Poonawala)在回顧路易斯·馬洛(Louise Marlow)的伊斯蘭思想中的等級制度和平等主義時說:“然而,隨著阿拉伯穆斯林帝國的建立,這種平等主義觀念以及其他理想,例如社會正義和社會服務,即伊斯蘭教義的一個組成部分,減輕痛苦和幫助有需要的人,逐漸淡出了背景。

現代平均主義理論
現代平等主義是一種理論,它拒絕平等主義的經典定義,即經濟,政治和社會上的可能成就。現代平等主義理論或新的平等主義概述說,如果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機會成本,那麼就不會有比較進步,也沒有人會從彼此的交易中受益。本質上,人們從彼此的交易中獲得的巨大收益之所以出現,是因為它們在特徵和才能上不平等-這些差異可能是先天的或發展的,以便人們可以從彼此的交易中獲得收益。

接待處
風險的文化理論認為平等主義如

(一)對規則和原則的消極態度;和
(二)對團體決策持積極態度。

該理論區分等級制主義者,他們對規則和群體都持積極態度。平等主義者,對團體是積極的,但對規則卻是消極的。根據定義,這是亞歷山大·伯克曼(Alexander Berkman)所指的一種無政府主義平等形式。因此,平等主義社會的結構是通過合作和內在的同伴壓力而不是通過明確的規則和懲罰來結合在一起的。然而,湯普森等。從理論上講,任何僅由一個觀點組成的社會,無論是平等主義者,等級主義者,個人主義者,宿命論者還是自治者,都將固有地不穩定,因為聲稱要實現每個觀點,則所有這些觀點之間都需要相互作用。例如,儘管根據文化理論的個人主義者對原則和群體都感到厭惡,如果個人的才華不能被團體所認可,或者如果個人的才華不能以原則的形式永久化,那麼個人主義就無法實現。因此,平等主義者除非通過存在就沒有權力,除非他們(按照定義,勉強地)接受使他們能夠與宿命論者和等級主義者合作的原則。在沒有團隊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會有個人的方向感。可以通過追踪其團體之外的個人(即自治主義者或個人主義者)來緩解這種情況。勉強地)接受使他們能夠與宿命論者和等級主義者合作的原則。在沒有團隊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會有個人的方向感。可以通過追踪其團體之外的個人(即自治主義者或個人主義者)來緩解這種情況。勉強地)接受使他們能夠與宿命論者和等級主義者合作的原則。在沒有團隊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會有個人的方向感。可以通過追踪其團體之外的個人(即自治主義者或個人主義者)來緩解這種情況。

伯克曼(Berkman)建議:“平等並不意味著平等,而是平等機會……不要犯錯誤地將自由平等與罪犯集中營的平等相提並論。真正的無政府主義者平等意味著自由,而不是數量。這並不意味著每個人都必須吃,喝或穿相同的衣服,做相同的工作或以相同的方式生活。遠非如此:事實恰恰相反…個體需求和口味因胃口不同而不同。滿足他們的平等機會,構成了真正的平等……這種平等遠遠沒有達到平等的程度,而是為盡可能多的活動和發展打開了大門。因為人的性格是多樣的。”

馬克思主義
卡爾·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認為,國際無產階級革命將帶來一個社會主義社會,然後社會主義社會最終將過渡到共產主義階段,這將是建立在對財產的共同所有權上的無階級,無狀態,無錢,人道的社會。生產和“從每個根據他們的能力,到每個根據他們的需要”的原則。但是,馬克思主義在階級之間實現更大的平等的意義上拒絕了平等主義,這與以工人和生產財產所有者之間的劃分為基礎的廢除階級的社會主義觀念明顯區別開來。馬克思關於無階級性的觀點不是社會從屬於普遍利益(例如普遍的平等概念),

相反,馬克思是兩個原則的擁護者,第一個原則(“根據自己的貢獻對每個人奉獻”)適用於社會主義,第二個原則(“根據其需要對每個人奉獻”)適用於先進的共產主義社會。儘管馬克思的立場經常與分配式平均主義相混淆或混和,在分配式平均主義中,只有生產產生的商品和服務是按照概念上的平等進行分配的,但實際上,馬克思卻避開了將平等作為抽象和資產階級性質的整個概念,而寧願側重於更具體的原則,例如反對基於唯物主義和經濟邏輯的剝削。

但是,馬克思主義政權沒收私有企業和土地所有權,並禁止新企業這一事實,實際上實際上從根本上增加了收入和財產平等。在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統治下,俄羅斯的收入不平等狀況有所下降,在1991年消亡後又有所回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蘇聯接管東歐之後,收入不平等狀況在東歐也迅速下降,並且在此之後又有所回升。社會主義的崩潰。這是社會主義社會的特徵之一,對西方平均知識分子如此有吸引力,以至於他們悄悄地為謀殺數以百萬計的富裕的富農,資本家和土地所有者以實現這種平等。